有時候我們會碰到這種莫明其妙的質問﹕我本人﹑或是『大龍鳳』裡面的武功高手們﹐到底有沒有殺過人﹖這個問題﹑我也勸您不必再問﹕因為殺過人的人怕惹麻煩﹐當然不會承認自己殺過人﹔而沒殺過人的人﹐自然也沒必要吹牛說自己殺過人﹐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。

不過有種人是例外的﹕就是那些在黑道上混﹐而且還是『小喀』的那種﹐才會喜歡以這種特殊經歷來嚇唬人﹐故意吹噓自己殺過人…當然啦﹑他們到底殺了人沒有﹐自然是無從查證了。

「操﹗我們來你這裡練功夫﹐是瞧得起你耶﹖查理﹗」﹐這幾個新加入成人班的俄羅斯人﹐在跟我抱怨學費太貴的事情。他們號稱自己是前東歐特務機關退伍下來的﹐以前冷戰時代﹐專門負責審訊拷問﹑一時殺人如麻﹔現在則是在本市組織了個幫派﹐幹些見不得人的買賣。

「大佬﹑小本生意嘛﹖你看我們也要養這麼多教練﹐還要繳房租﹑水電瓦斯暖氣保險什麼的﹐我們開銷也不小啦﹖」﹐我在一旁陪著笑臉說﹕「您們生意作這麼大﹐就別跟我們作小生意人計較啦﹗最多我給你們打個九折囉﹑這樣如何﹖」

「BIATCH﹗打九折﹖﹗你當我們是乞丐是不是﹖」﹐他們之間為首的斯諾夫先生﹐大聲地咒罵我﹑還想順手給我一個耳光﹗我自然是巧妙地用身法閃開了﹐但這也讓他面子上有點掛不住﹐於是他便掏出了腰際的白朗寧手槍﹐指著我的腦袋﹗…不過他還沒有發覺到﹐我剛剛挪動身法的時候﹐已經把他的彈匣偷偷給取下來了﹐所以我的神情還是很鎮靜。

就看他拿槍指著我的頭﹐我也故作可憐狀的樣子﹐一時氣氛就僵在那裡﹐『大龍鳳』裡面的教練與學員們﹐見狀也不方便出手。反而是一分多鐘之後﹐斯諾夫大概自己都受不了這種僵持的尷尬﹐所以主動把槍收回去﹐悻悻然地說﹕「哼﹗今天這裡人多﹐老子就饒你一條狗命﹗﹗…老子就是不繳﹐看你能怎麼樣﹖﹗」﹐話畢﹑幾個人轉身就要離開。

「他們真的不必交錢嗎﹖」﹐會計Susan我說﹕「這樣我怎麼作帳﹖這個月我們生意比較淡﹐可能付不了房租耶﹖查理。」

「是哦﹖那可得真的想想辦法了…等我一下吧﹗」﹐我順口回答了Susan﹐然後出門去追斯若夫一行人。

大概過了十分鐘﹐我拿斯諾夫的皮衣﹐裝了一大袋的東西回來﹕裡面有紙鈔﹑銅板﹐四把手槍﹑五條金錶﹐K金的項鍊與戒指數枚﹐以及幾隻手機﹐還有信用卡等等。



Susan也沒多問我什麼﹐只是翻了翻裡面的物事﹐擦了擦那些首飾上面的血漬﹐一邊淡淡地說﹕「這些死吹牛皮的傢伙﹐幾乎全都是假貨嘛﹖看來就只有手機跟手槍﹐可以換幾個小錢而已。」

「對呀…上回我修理的那票來收保護費的福青幫﹐還有前兩個月那批來找喳﹑剛從前線退伍下來的陸戰隊小鬼﹐油水都比這些俄羅斯人肥多了﹗」﹐教練Carlos跟阿桂﹐也湊過來看﹐並且發表了意見。

…所以說囉﹑以後別再問我們這個不上道的問題了﹕我們當然沒有殺過人。

我們只是在解決問題罷了。



發表時間﹕ 2005-11-30﹐ 20﹕45

創作者介紹

百般無聊的午後

shenohye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