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32981689.jpg 

 

「傅萊明將軍﹑當初我們是一起出來揭竿起義﹐跟好兄弟一樣的革命情感﹐你怎麼可以犯這樣的錯誤﹖﹗」﹐坐在上面位子上的王﹐帶著悲憤的表情﹐俯視怒斥著跪在地上的傅萊明說﹕「你要知道﹐軍無令不行﹗…你今次延誤糧草與軍火的運輸﹐差點害得我們全軍覆沒﹐你知不知罪﹖﹗」

「可﹑可是這回補給的路途﹐的確遠了些﹐在當時參謀長李查﹐就已經跟你反應過了﹐Bernard。」﹐跪在下面的傅萊明﹑戰戰兢兢地﹐連頭都不敢抬起來﹐怯生生地這麼回答。

「住口﹗現在我是統帥﹐你應該要稱呼我為『吾王』﹑或是『陛下』﹗亂了軍紀跟規矩﹐我們還要如何治軍﹖﹗」﹐上面的王惱怒了﹐大手一揮便說﹕「把傅萊明將軍拖下去槍斃﹗」

「Bernard…不﹑吾王陛下﹗」﹐一旁的參謀長李查﹐立刻單膝跪倒在地上﹐雙手抱拳一拱﹑說﹕ 「請您看在傅萊明將軍﹑畢竟建立了許多彪炳戰功﹐連前兩個月攻陷市政廳與民兵基地﹐也是他立下的汗馬功勞﹔而且﹑他畢竟也是我們一起革命的老夥伴份上﹐就讓他戴罪立功吧﹖」…李查與傅萊明﹑還有坐在上面的王﹐是兩年前一起豁出去上粱山﹐搞武裝革命的同志。

「啊﹗」…此時就聽李查一聲慘叫﹕原來是坐在上面的王﹐立時掏出了配槍﹐神準的槍法﹐射掉了參謀長李查的一只耳朵﹗王接著優雅地吹散了雷射槍的高溫而引起的淡煙﹐一邊收起配槍﹑一邊緩緩地說﹕「你們還有誰﹑要替傅萊明將軍求情的﹖」

連當初與王一起草創革命﹐號稱『一字並肩王』的李查與傅萊明﹐一個被削去左耳﹐一個就要被拉去槍斃﹐下面的部眾﹐還有誰敢吭聲﹖

「Fuck You﹗ Bernard﹗ Fuck You﹗…當初要不是我跟李查出手救你﹐不然你那能夠有今天…」

就聽到另一聲雷射激光槍啟動的尖鳴聲﹐還沒把話說完的傅萊明將軍﹐眉心就多了一個大洞。

1132981690.jpg 

「李查…小傅﹐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的恩情的﹗」﹐Bernard捂住肩頭流出汨汨的鮮血﹐一邊喘著氣說﹕「既然我們現在都已經豁出去了﹐這回我們一定要幹個大票的﹗」

「是好兄弟就別見外﹗」﹐傅萊明從野戰的急救箱裡面﹐取出了一隻針筒﹐給Bernard打了針嗎啡﹐然後上了消毒用的雙氧水﹐一邊作簡單的手術﹐為Bernard取出子彈的碎片﹐一邊問Bernard說﹕「你有什麼路子﹖說來參考一下﹖」

「我們既然已經把水庫給炸了﹐現在西岸已經處於大停電的狀態﹔我以前在某市長大﹐還有些在道上混的小兄弟﹐不如利用這個機會﹑趁火打劫﹗」﹐Bernard忍住了手術的疼痛﹐繼續說﹕「我們雖然只有三個人﹐但你也是曾經上戰場打過仗的﹐李查又是電腦與科技專才﹐我以前手下也管過些小鬼…我相信憑我們三個人的力量﹐至少也能霸住一座城市﹑甚至於幾個州﹐割地稱王﹗」

「道上的小鬼﹐頂多也只有簡單的火器槍支﹐怎麼跟政府的機械部隊硬碰硬﹖拜託﹗」﹐傅萊明提出他的質疑﹐語氣略帶輕蔑。

「我之前曾經參與過『無人軍隊』的管理﹐我想我可以『駭』得進去﹗」﹐李查推了推眼鏡﹐倒是接受了Bernard大膽的計劃說﹕「傅萊明﹐我們把國家級的軍事秘密基地﹑還有這麼重要的大水壩都給炸了﹐犯的是絕對的死罪﹐反正橫豎是死路一條﹐何不乾脆搏它一搏﹖」

李查說完﹐便轉頭回去被破壞了的基地廢墟之中﹐想要找可以利用的工具﹔而被麻醉了的Bernard﹐此時也昏昏欲睡﹐只剩下緊張的傅萊明﹐還不知所措地咬著指甲﹐似乎還是頗後悔剛才與李查﹑Bernard一起闖出的大禍。

過了不到半個小時﹐就聽到一陣直升機掠過上空的破空聲﹐遠處的地平線上也揚起了大片的黃沙塵土﹐顯然是重軍開拔﹑往著他們的方向駛來﹗傅萊明跟Bernard緊張地拿起了步槍與迫擊砲﹐一邊找掩護躲避﹑一邊喃喃自語地說﹕「糟糕了﹐政府已經派人過來了﹗」

說時遲﹑那時快﹐天際忽然飛來了三架形狀怪異的飛機﹐像是飛碟﹑又像是三角形的飛盤。…就看那三個奇怪的飛行物體﹐無聲地疾速迫緊政府部隊﹐然後從它們的頂上﹐突然射出了數十道雷射激光﹐便擊落了方才巡邏而來的幾架直升機﹐並且將遠方的裝甲部隊﹐如野火一樣地延燒起來﹗

Bernard與傅萊明一陣歡呼雀躍﹐此時李查才從基地裡面﹐推出了台手推車﹐上面滿是拼湊組合的電腦﹑雷達﹐以及一些通訊器材。他得意地說﹕「那三架『天怒』﹐就是政府幾十年來﹑根據外星人太空船殘骸為樣本﹐半年前才秘密研發出來的武器﹗」

「幹﹗這實在太酷了﹗李查﹐你一定要教會我怎麼玩﹗」﹐Bernard興奮地說。

「只要能連上『天怒』的線路﹐操作這個就跟玩電動玩具一樣﹗Bernard﹐你在玩游戲上蠻在行的﹐我想你一定可以操控得很好﹗」﹐李查說完﹐丟了一台無線通訊器說﹕「Bernard﹐你現在趕緊先聯絡你的人馬﹔這個通訊器﹐可以接駁到一般的電話上面。你讓他們到西邊沙漠那個秘密軍事基地去﹐我們要先佔領那裡﹗我知道那裡有更高檔的高科技武器﹐這樣就算政府派正式軍隊來﹐我們的武力也可以與之抗衡﹗」

「好﹗李查…你也順便發個幾千萬封垃圾電郵出去﹐就說我們在西岸已經揭竿而起﹐要推翻不義的政權﹗歡迎全國﹑不﹗全世界嚮往自由的人民﹐參加我們的行伍﹗」

「署名要寫什麼﹖這麼大規模的革命﹐總要想個稱頭的名字吧﹖」﹐李查這一類的書呆子﹐也許在專業的東西很在行﹐卻反而很容易在小不啦幾的事情上斤斤計較。

「就寫『東方三聖』好了…因為我們將會是另一個紀元與傳說的開始﹗」﹐Bernard熾熱的眼神﹐燃燒著熊熊的野心…他興奮地說﹕「I am The Alfa﹐I am The Omega﹗」

1132981691.jpg 

「Hey﹗Loser﹗」﹐勞伯上尉對著Bernard咆哮說﹕「你他媽的又去哪裡打混摸魚了﹖今天早上報到點名又遲到了﹗看你這次還不被拔掉軍籍才怪﹗」

Bernard唯唯諾諾地將咖啡與甜甜圈﹐端給勞伯﹑以及幾個低階軍官﹐顫抖地說﹕「對﹑對不起﹗我是奉您昨晚的命令﹐一早出營去買早餐﹐所以才遲到的。」

勞伯從水壩的監視台旁站起來﹐怒斥著Bernard說﹕「馬的﹗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﹗要你辦事不代表你就可以遲到﹐你等著收勒令退伍通知吧﹗」

一旁的少尉李查看不下去了﹐於是起身緩頰﹐用力一夾軍靴﹐揚起右手敬禮說﹕「報告長官﹗Bernard平常也沒有重大過失﹐雖然幾次遲到﹐記過處份也就夠了﹐不知道您覺得如何﹖」

李查與小他幾歲的Bernard﹐是同一個單位的﹐而且兩人也是電動玩具﹑線上遊戲的同好﹐所以他起身為Bernard說話。事實上﹐勞伯上尉﹑也的確常常三番兩次﹑莫明其妙地找Bernard的喳。

…而真正的原因是﹕勞伯看上了附近一家餐廳的女服務生Judie﹐但是在勞伯正要追求的時候﹐Judie的老哥﹑也就是在同基地服役的傅萊明﹐早已經把他老妹﹐介紹給同梯的Bernard了。

「勞﹑勞伯上尉﹐拜託﹗…我很需要這份工作跟收入﹐你把我關禁閉也好﹗拜託你﹑請別把我開除掉﹗」﹐此時Bernard也低聲下氣地跟勞伯懇求﹐就差沒跪下去抱他大腿了。

「操﹗你這個娘娘腔﹗…就你這個德性﹐我們國家的軍隊﹐怎麼容得下你這種娘們﹖﹗」﹐勞伯大手一揮﹐將Bernard捧著的甜甜圈﹑咖啡﹐全部打得老遠…很不幸地﹐這些咖啡﹑全部都潑在精密的水庫控制儀器上﹗

1132981692.jpg 

電腦儀器開始因為短路而滋滋作響﹑甚至冒煙了起來﹐警報器也同時嗚嗚亂叫﹐控制室頓時陷入一陣慌亂﹔勞伯上尉此時指揮其它人負責滅火﹐一邊也拔出配槍﹑指著Bernard說﹕「你不知道控制室裡面﹐是不準帶食物飲料進來的嗎﹖…咈咈﹑這回你不但會被退役﹐還要受軍法審判﹗﹗」

也不知道Bernard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了﹐他突然一陣狂吼﹑衝向前去﹐要空手去奪勞伯的手槍﹗勞伯一時緊張﹐竟然也失去了準頭﹐幾發子彈﹑只有一發擊中了Bernard的肩頭﹐其它的子彈﹐竟然擊中了控制台的儀器﹐讓混亂的情勢變得更糟糕﹗

Bernard的身材﹐本就比勞伯上尉高壯些﹐再加上他曾經被派上戰場服役過﹐實戰經驗遠比軍校出身的勞伯豐富﹐所以當場奪下了勞伯的手槍﹐又在盛怒之下﹑在他的腦袋上﹐又補了兩槍﹗

本來在搶救滅火的李查﹐聽到身後的槍聲﹐回頭見到這個情況﹐也大吃了一驚﹔說時遲﹑那時快﹐Bernard又將一匣子彈上了膛﹐把控制室裡面的其它工作人員﹐全部給打死了﹗

「Bernard﹗你…你這是幹什麼﹖﹗你瘋了嗎﹖」﹐李查在廣播警報器亂響﹑天花板潑水中的水壩控制室裡面對Bernard咆哮。

「李查﹑謝謝你幫我出頭﹗可是現在這個狀況﹐你也沒辦法全身而退了﹗」﹐Bernard接著冷靜地說﹕「日後政府調查起來﹐你也很難解釋清楚﹔不如我們乾脆製造更大的混亂﹐順便把水壩下面的秘密軍事基地給炸了﹐或是沉到水裡﹐到時候推說是意外﹑或是恐怖分子所為…這樣子對大家都好﹗」

李查靜默了幾秒鐘﹐推了推他的眼鏡﹐終於點了點頭﹑於是說﹕「你有什麼辦法嗎﹖」

「我女朋友的老哥﹐也是我跟一起在外國服役的同梯傅萊明﹐在水壩下面的秘密基地當警衛﹐我們現在聯絡他﹐要他在裡面破壞通訊設施﹐然後我們把水壩決堤﹑同時把水力發電廠給炸掉…」



發表時間﹕ 2005-11-26﹐ 00﹕05


PS﹕ 臨時想不到什麼好畫面﹐所以拿『Chronicles of Riddick』的電影劇照頂一下。

創作者介紹

百般無聊的午後

shenohye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